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美式霸权疲态尽显

闵行广播电视网 闵行广播电视网 2021-09-10 19:03:01
浏览

  海外网评: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美式霸权疲态尽显

  【编者按】

  9月11日是“9·11”事件20周年纪念日。“9·11”事件是二战后美国本土首次遭遇造成重大伤亡的袭击,美国随即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然而,浸透血与泪的20年反恐战争却难言胜利。为剖析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得失,海外网推出“回望‘9·11’事件20周年”系列评论,此为二评。

  “9·11”事件以来,美国全球反恐未能真正遏制恐怖主义的猖獗势头。在美国“军事反恐”在国际上留下众多“烂摊子”的情况下,又出于一己私利把战略重心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试图制造更多新麻烦。在恐怖主义对人类社会仍构成极大威胁与危害的情况下,美国应以负责任大国姿态,回到国际反恐合作的正确道路上来。

  以反恐为名谋私利,美国成“人道危机制造者”。美国本是“9·11”恐怖袭击的受害者,但最终却成了打着“反恐”旗号强推美式民主的“加害者”。美国夹带私货的“反恐”不仅未能达到打击恐怖主义的目的,反而给世界制造了更多麻烦、给了恐怖主义活动空间。

  如果说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之初还具有反恐特征与性质,但在摧毁了“基地”在阿训练营、击毙本·拉登后,就偏离了原本的反恐之路。一是美国在阿富汗扶持一个美式民主模式建立的政权。这个政权在20年战争结束,美军还未完全撤出就迅速垮台。二是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的对手并不是恐怖组织,而是阿富汗塔利班。美在阿富汗“反恐”战争是要维系一个亲美政权,从而获得遏制周边国家的战略地缘利益。结果有目共睹:阿富汗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总体局势始终处于混乱状态,民众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更有甚者,美国于2003年以“反恐”之名发起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为推翻萨达姆政权,对中东国家进行“民主改造”,美国甚至“制造”了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与‘基地’有联系”的虚假情报。伊拉克战争不仅毁了伊拉克,也催生了“伊斯兰国”。迄今,“伊斯兰国”不仅极大危害伊拉克和叙利亚国家安全,也成为全球恐怖主义的“大旗”,对国际社会构成严峻恐怖威胁。

  此外,美主导北约军事介入利比亚局势,使利比亚仍处于部落军阀混战状态,民众生活更是毫无安全可言;美国武力打击叙利亚,以期推翻美“不喜欢”的叙利亚现政府,使这个国家长期陷入内战,民众生命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可以看到,美国为了本国利益,借“反恐”处处插手干预别国内部事务,不仅成为“麻烦制造者”,也是“难民制造者”,更是“人道主义危机制造者”。

  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美国成“世界动乱制造者”。美国以“反恐”为名谋私利的做法,耗费巨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结果却适得其反。与此同时,美国霸权疲态尽显,维护霸权的焦虑感与日俱增。美国于是将战略重心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以期继续维护霸权地位,但美式霸权衰落却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一是依靠军事力量维护霸权渐入死胡同。美国建国200多年的时间里,就发动或参与200多场战争。但是,这种军事行动越来越多遭遇惨败,此次美国在阿富汗的败局就是一个最好例证。世界上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国,却最终迫使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美国狼狈撤出,这在一定程度标志着美国军事霸权的衰落。

  二是美式民主不再被视为“普遍真理”。很多长期遭受美西方殖民统治的发展中国家独立后,被迫接受美式民体制。但是,这种政治体制的上层建筑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基础不相适应的矛盾十分突出,成为众多发展中国家动荡不安、经济停滞不前的主要因素。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发出“西方民主救不了我们”的呼声。可以预见,众多发展中国家不断觉醒之时,也就是美国霸权衰落开始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