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俗改革怎么改?这两个年轻人“直播婚礼”太甜了

闵行广播电视网 闵行广播电视网 2021-08-12 00:17:00
浏览

  婚俗改革怎么改?两个年轻人进行了一次甜蜜的尝试

  他们的“直播婚礼”太甜太好嗑了

  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

  “我们是认识7年、在一起6年、领证结婚近3年的‘老新人’。我们想办一场有趣的、有特殊意义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婚礼。”2021年8月的一天,朝朝和一苇在他们久未更新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宣布,他们决定办一场“直播婚礼”。

  8月8日14时,婚礼在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之一的成都市武侯区举行,并通过微信视频号向两位新人的亲朋好友以及不相识的网友正式开放。

  没有隆重礼服,没有家长致辞,在这场历时1小时20分钟的仪式里,朝朝一苇以及他们的朋友们总共对着直播镜头朗读了五封“情书”,抽了四轮奖,哭了好几次,笑了无数次。前后共有超过3000人次在线观礼,人们在弹幕中说“美好”“又是为别人的爱情落泪的一天”“我又相信婚姻了”。

  8月8日,羊城晚报记者直击了这场线上婚礼,并在婚礼前后独家专访了两位“主角”——28岁的朝朝和一苇。

  婚礼直击

  给远方的你们读一封“情书”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我和一苇的婚礼。看到的朋友请打‘1’!”婚礼当天下午14时,朝朝和一苇准时出现在视频直播的屏幕里。朝朝穿着蓝色的衬衫,一苇则穿着白色的衬衫裙,在脑后别了一朵小小的头纱。

  在简单的自我介绍和打招呼之后,两人请出了朝朝的一位朋友“上场”。这位朋友负责朗读的是当天的第一封“情书”——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信里描绘的正是爱情最开始的甜蜜和美好:“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希望我高兴,有什么事情也喜欢说给我听。”“我和你就像两个小孩子,围着一个神秘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爱情真美,倒霉的是咱们老不能爱个够。真不知我过去做过什么孽遭此重罚,因而连累了你。”

  但接下来的两封“情书”却没这么“甜”了。一苇在台北的好朋友朗读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作者林奕含在自己婚礼上的致辞,一苇当大学老师的小姨则朗读了布里吉特·吉罗的2007年法国龚古尔短篇小说奖得奖作品《爱情没那么美好》节选。一苇和朝朝解释,选这些跟大家分享,是因为他们认为“婚礼是幸福的,但生活却不仅仅是美好而已”。

  婚礼的最高潮则是两人分别朗读自己写给对方的“情书”。一苇用“大数据”分析了自己跟朝朝相恋这么多年来的网络对话文本,把看直播的观众都逗笑了,也把朝朝感动哭了:“我们之间说了781次‘OK’,比在工作群说得还多。”“我们之间还说了250次‘对不起’,大多数是你对我说的。但你也说了很多次‘我没有对不起你’!”“我们还说了434次‘爱你’,421次‘想你。’”“很开心跟你搭伙过日子,并且一起完成婚礼这件小事,所以我打算第435次对你说一声‘爱你’。” 朝朝的“情书”也不约而同地用了“先抑后扬”的手法,对一苇进行了一通“我真的好讨厌你”的控诉:“每次逛商场都是你一个人往前冲,我回一条工作微信就找不到你;电话开静音永远都打不通,最后竟然要发朋友圈来找你;每天回家开车来接你,迟了几分钟你就要生气……就是这样,我居然还跟你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在一起。”两人读到最后又哭又笑,朝朝一边抹泪一边自我反省:“我们这样很不专业!”

  这天,除了两人的至亲到场,来自全国各地的亲友都通过直播“参加”了一苇和朝朝的婚礼,此外还有不少来自海外的朋友顶着几小时的时差看直播。还有一些,是朋友们在朋友圈推荐而吸引来的“朋友的朋友”——有两回直播里抽中奖的ID,朝朝和一苇都不认识,但两人大方表示:“欢迎!”

  婚礼幕后

  直播前建群, 直播完“售后”